详细内容

《中华太阳历》



中国历法史上常有所谓“大历”、“小历”,即官历、民历的问题。大历是朝廷正朔,小历是民间历书,大历带有政治色彩,小历包含泥土气息,二者常常同时并存。元丰七年,汉武帝采纳落下闳等人之意见把民间小历即24节气太阳历首次纳入太初历,自此中国这部带有深深浓厚泥土气息的民间太阳历一直以独立形式隐匿于皇家正朔系统中长达两千多年,表面上看只有24个节气名词。1645年,西方传教士发现中国传统历法中隐藏着一部非常优秀和完整的24节气太阳历法,并有可能成为西方基督阳历进军中国的绊脚石,于是忽悠中国皇帝废除了中国人几千年以来“平气注历”传统,而把中国人自隋唐以来只用于日月交食算法的“定气法”,用来“定气注历”,自此中国这部隐形的太阳历法开始变形和失节:24节气不仅出现了上下一两日的跳动,而且四时八节不再对称和平衡,“春打六九头”也不在六九头上了,“月令七十二候”也逐渐淡出公众视野。到了清朝末年,中国人只知24个节气名词,而不知24节气太阳历了,于是,1912年西方基督阳历顺利进入中国。民国政府为我们剪掉了满清的辫子,但却让我们又背起了西方基督历的十字架,现今已逾百年之久矣。

孙中山先生说:光复之初,议改阳历,乃应付环境一时权宜之办法,并非永久固定不能改变之事。以后我国仍应精研历法,另行改良,以求适宜于国计民情,使世界各国一律改用我国之历,达于大同之域,庶为我国之光荣。

本通书《中华太阳历》,就是要把中国人已延用几千年、后被西方传教士搅乱并中断376年之久的中国恒气历系统,也即中国24节气平气法太阳历完整复原出来,并结合当今人们之用历习惯,由隐到显,由辅到主,活态利用,即以中国阳历为主,以中国阴历和西方阳历为辅,对三者进行长达50年的连续编撰及横向对比,孰优孰劣,读者一看便明。

中华太阳历,不仅可以克服中国传统农历“气朔交争,岁年错乱,四时失位、算数猥亵”之弊端,同时也可以克服西方阳历“年不正,月不齐,无有四季,纪年不确”之不足。中华太阳历,不仅可以结束中国没有完整太阳历的屈辱历史,同时也可向世界历改潮流提供一种中国历改方案。中华太阳历,不仅是继中国24节气申遗成功后的又一大“文创”成果,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完成了孙中山先生的百年遗愿。

恢复民族自信,我们当还中国阳历一个公正的历史地位!




课题负责人张启斌,男,1963年生人,中国传统文化爱好者,累值制数系发明人,中国24节气太阳历发现者与挖掘整理第一人。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华夏传统文化发展研究中心、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中共中央党校超越之路课题组联合立项复兴之基课题组学术带头人、高级研究员、历法学课题组组长,陕西老科协“历改委”准接班人。2005年,曾与徐光宪院士等著名学者同台竞技,出版发行论文集《信息科学交叉研究》。2018年,出席北京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有五篇论文入选。2019年,出席曲阜泰山学者论坛,发表论文《中国“新农历”初探》。2020年,出席阆中落下闳天文国际学术研讨会,发表论文《让落下闳之光照亮全世界》。